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荷马是一个还是一群
荷马是一个还是一群

荷马是一个还是一群游吟诗人———线索寥寥,说法却有许多。

“歌唱吧,女神!歌唱珀琉斯之子阿喀琉斯的愤怒。”在开西方文学先河的两部伟大史诗的第一部中,诗人荷马是这样开头的。然而,这位在《伊里亚特》中叙述了特洛伊城的陷落,在《奥德赛》中叙述了一个足智多谋的英雄历尽艰险、十年还家的作者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荷马问题在古典文学研究者、语言学者和考古学家中引发了长达数个世纪的争论,争论的内容并不仅仅是荷马的身份(即是否确实存在荷马其人),而且还涉及到口头文学与书面文学传统的联系,甚至还有字母的起源。对于古希腊人来说,荷马是一个作者,他是位瞎眼的游吟诗人,就像《奥德赛》第八卷中所描绘的诗人德谟多克斯一样。亚里士多德同意希腊诗人品达的观点,即认为荷马出生在现在位于土耳其境内的海港士麦那,并且曾在爱琴海中的希俄斯岛受到人们多年的景仰。亚历山大学派的文人学者曾经仔细推敲过这两部史诗,希望发现其中的历史和地理讹误,但他们从未怀疑过荷马是史诗的惟一作者。重新发现了希腊文化遗产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学者也对荷马作为史诗惟一作者的身份深信不疑。

然而在18世纪初,哲学家贾姆巴蒂斯塔。维科提出了一种观点,认为荷马史诗是希腊民间诗人集体智慧的产物,各种奇谈怪论随之开始出现。隐居乡间的学者们———他们大多是德国人———在潜心研究后发现,荷马史诗在风格、情节和用语方面存在着不一致的地方,这些研究中最重要的成果便是18世纪末F.A.沃尔夫所著的《荷马引论》一书。该书认为,有数十名游吟诗人吟诵和加工过荷马的诗歌。其中有些诗歌最终被写了下来,后来又由亚历山大学派学者作了进一步的修订。在众说纷纭之间,出现了一些新的观点。

有人认为,荷马最早创作的这两部史诗篇幅较短,后代的口头表演者对这些诗歌进行了重新加工,最后这些诗歌被再一次写成文字。亨里克。谢里曼19世纪晚期在特洛伊城和迈锡尼城进行过挖掘,之后的考古研究使得确定荷马史诗核心篇章形成年代的工作变得复杂起来。考古研究发现,特洛伊战争发生在青铜时代末期(公元前约1400—1200年),而《伊里亚特》中所描写的事物———从武器到政治组织结构———与出土文物很少有一致之处。《伊里亚特》中的事物大部分属于黑暗时代(公元前约1150—750年),而在黑暗时代———至少在其结束之前———还没有文字。

那么,不会写字的荷马又是如何记下这些诗篇的呢?20世纪初,哈佛教授米尔曼。帕里提出了颇为令人信服的观点,认为荷马的生活年代接近于漫长的口头诗歌时期的末期。当时的诗人们利用了现成的形容词以及格律伦的诗行和段落,从而能轻松地即兴创作六步格诗歌。帕里的说法解释了许多东西,包括史诗中用语的杂乱,但仍然没能解释荷马史诗是如何写成的———即荷马本人是否参与了写作。

Tags:是一个 一个 还是 一群

南京鑫突维商贸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南京市玄武区童卫路4号